歡迎訪問甘肅法院網,今天是 2020年04月10日 星期五
新聞發布會
當前位置:首頁 » 新聞發布會

甘肅高院連續9年發布全省法院十大案件

來源:省法院宣傳處 作者:虎文心 張江山 責任編輯:Admin 發布時間:2017/1/4 8:54:50 閱讀次數:
字號:A A    顏色:

DSC_1484_副本.jpg

2017年1月3日上午,甘肅高院召開新聞發布會,面向社會發布2016年全省法院十大案件

DSC_1470_副本.jpg

省法院黨組成員、副院長、新聞發言人馬馳發布2016年度十大案件

DSC_1529_副本.jpg

省法院審委會專委李景輝回答記者提問

DSC_1499_副本.jpg

省法院宣傳處處長翟榮生主持新聞發布會

DSC_1505_副本.jpg

省法院刑二庭庭長孫魯回答記者提問

DSC_1518_副本.jpg

省法院正處級審判員郝選回答記者提問

DSC_1496_副本.jpg

新聞發布會現場

DSC_1512_副本.jpg

媒體記者提問

2017年1月3日上午,甘肅高院召開新聞發布會,面向社會發布2016年全省法院十大案件。據悉,為講好甘肅法治故事,弘揚法治精神,加強以案釋法工作,甘肅高院立足于豐富的司法資源,已連續9年發布全省法院十大案件,成為廣大人民群眾了解、關心法院工作的平臺和窗口。

甘肅高院介紹,2016年,全省法院緊緊圍繞“努力讓人民群眾在每一個司法案件中都感受到公平正義”目標,忠實履行審判職責,全面推進司法改革,始終堅持從嚴治院,各項工作取得了新進展。全年共受理各類案件30余萬件,結案30萬件,同比上升幅度均在20%以上,收、結案數量再創歷史新高。在案件大量增長和司法改革全面推進的緊迫形勢下,全省法院狠抓審判管理,堅持向管理要公正,以公開樹公信,通過規范案件質量管理進一步提審審判效率,通過司法公開進一步倒逼司法公正,推動各項工作,取得了積極成效。

此次發布的2016年度全省法院十大案件,涵蓋了刑事、民事、行政、執行等各類案件類型。其中,刑事類3個案件,民事類4個案件,行政類1個案件,執行類2個案件。

 

2016年全省法院十大案件

【序    號】1

【案件類型】刑事

【案件名稱】劉合新、白波、辛曉軍詐騙案

【基本案情】2009年被告人劉合新在陜西省西安市注冊設立多家公司,在籌建和運營中,高息向當地公眾吸收了約1.5億元的資金(另案處理)。2010年9月劉合新與被告人白波在賭博中相識,劉合新欠白波賭債數百萬元。2011年3月劉合新通過白波向被告人辛曉軍借款300萬元,月息1角5分。劉合新無力償付利息,由白波墊付了部分利息。2011年6月至9月,劉合新通過白波以裝修KTV和歸還外欠款為由,陸續向辛曉軍以月息7分至1角5分借款5000余萬元。辛曉軍為掙取高額利息,以其投資影視城項目為由,以5分的月息向甘肅省慶陽市的被害人李某某、鐘某某、麻某某借款,并許諾項目開工后將人工湖的土建工程交給被害人承建。三被害人向數十位親戚朋友籌款5000余萬元后出借給辛曉軍,辛曉軍轉手借給劉合新。白波乘機要求劉合新用借款歸還其的賭債,劉合新對此提出異議時,辛曉軍稱其不管劉合新給誰還錢,還什么錢,并具體負責將借款中的450萬元用于歸還劉合新欠白波的賭債。劉合新將絕大部分借款用于外欠款,在歸還被害人少部分利息后停止償付,造成被害人4000余萬元的損失無法挽回。

【裁判結果】一審法院以詐騙罪,判處被告人劉合新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并處罰金20萬元;判處被告人白波有期徒刑十一年,并處罰金10萬元;判處被告人辛曉軍有期徒刑十年,并處罰金10萬元。宣判后,三被告人提出上訴。二審法院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典型意義】本案系民間借貸引發的案件,此類案件往往因為涉及受害人人數眾多,涉案金額巨大,極易引發群體性事件,社會關注度高。本案的受害人就數次到司法機關、政府部門反映情況,遞交要求挽回經濟損失,嚴懲被告人的書面材料。案件的具體處理中,因三被告人的動機和目的各不相同,且沒有明確的共謀行為,與傳統意義上的共同犯罪有很大的不同,二審法院在吃透案情的基礎上,找準切入點,以用借款歸還數額特別巨大的賭債作為突破口,將三被告人行為侵害公民財產權的社會危害性統一起來,結合各被告人在共同犯罪的地位和作用,作出了如上判決。本案宣判生效后,對當地地下錢莊的猖獗現象起到了震懾作用,并提醒公眾理性投資,避免片面追求高收益而忽視風險的盲動行為,有很好的啟示。

【序    號】2

【案件名稱】石青販賣、運輸毒品,尹東福、馬永孝運輸毒品,沙文玉販賣毒品案

【案件類型】刑事

【基本案情】2012年8月,被告人石青指使被告人沙文玉赴緬甸預謀購買毒品,并指使被告人尹東福前往云南接運毒品未果。2013年1月,被告人石青安排被告人馬永孝至云南準備接運毒品,并指使被告人沙文玉將100萬元現金送至云南交給接款人;1月29日,石青指使被告人馬永孝將裝有毒品的手提箱交給尹東福;尹東福遂將毒品藏匿于渝B5Y893號黑色現代越野車的四個車門夾層內;2月1日11時許,尹東福駕駛藏匿毒品的車從昆明出發前往甘肅和政縣;2月3日19時許,途經甘肅碌曲縣班佑收費站時被公安民警抓獲,繳獲毒品30182.1克,海洛因含量63.34克/100克; 2月4日被告人石青、馬永孝、沙文玉相繼在青海、和政、臨夏市被抓獲。

【裁判結果】本案由甘肅省臨夏回族自治州中級人民法院一審,甘肅省高級人民法院二審后報最高人民法院對本案進行了復核。甘肅省高級人民法院審理認為,被告人石青以販賣為目的,購買毒品后,組織策劃、指使他人販賣、運輸毒品海洛因,其行為已構成販賣、運輸毒品罪。在販賣運輸毒品共同犯罪中,被告人石青出資、聯系購買毒品,指使被告人尹東福、馬永孝、沙文玉交付毒資、交接、藏匿、運輸毒品,屬主犯,其販賣毒品數量巨大,含量高,社會危害大,依法應予嚴懲,對被告人石青以犯販賣、運輸毒品罪判處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并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以被告人尹東福犯運輸毒品罪判處死刑,緩期二年執行,剝奪政治權利終身,并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以被告人馬永孝犯運輸毒品罪判處無期徒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并處沒收個人全部財產;以被告人沙文玉犯販賣毒品罪判處有期徒刑十五年,并處沒收個人部分財產。作案工具渝B5Y893現代越野車一輛、手機九部予以沒收。經最高人民法院核準,罪犯石青已于2016年8月18日被依法執行死刑。

【典型意義】大宗販賣、運輸毒品屬于源頭性毒品犯罪,被告人以謀取暴利為目的,有組織的販賣、運輸毒品并最終擴散到社會上,造成了嚴重的社會危害性。近年來,境外毒源地向我省輸入毒品勢頭加劇,外流販運毒品活動突出,跨省大宗毒品犯罪案件增多。本案就是一起典型的多人參與的跨省販運大宗毒品海洛因犯罪,涉案毒品數量、毒資數額巨大,參與人員多。被告人石青以販賣為目的直接出資從緬甸聯系購買毒品,組織、策劃、雇用、指揮他人交付毒資、接收毒品、駕車運輸毒品,在共同犯罪中屬于罪責最為突出的主犯,地位、作用突出,罪行極其嚴重。根據其販賣運輸毒品的數量、危害后果及在案中的地位、作用,對其判處死刑,充分體現了依法嚴懲大宗販賣、運輸毒品犯罪的刑事政策;同時對同案其他各被告人,均以各自在案中的地位作用依法作出罰當其罪的判處,體現了寬嚴相濟的刑事政策。該案的處理昭示出人民法院面對我省近年來嚴峻的禁毒形勢,始終堅持對毒品犯罪活動的從嚴懲處,從嚴打擊。該案的公開開庭和宣判,有效地震懾了毒品犯罪分子,警示和教育廣大人民群眾“遠離毒品,珍愛生命”。

【序    號】3

【案件名稱】劉宗全、朱宗玉、王興全搶劫案

【案件類型】刑事

【基本案情】被告人劉宗全與朱宗玉、王興全(二人作案時未成年)在劉宗全的貨運信息部經預謀搶劫并由朱宗玉出資購買好作案用的三把刀具,于2008年8月19日20時許,在蘭州市安寧區劉家堡廣場以租車為名,騙租被害人陶化威駕駛甘AG9509號“大眾”牌轎車前往皋蘭縣九合鎮(原中心鄉)中心中學門口后,三被告人先后持刀將陶化威捅倒在該車副駕駛座位上,之后,由劉宗全駕駛所劫車輛行駛至皋蘭縣九合鎮蘭溝村鄒家莊蛇口峴一沙窯旁,在將陶化威從車上抬下時發現其還有呼吸,三被告人便再次持刀對陶化威進行了捅刺。在確認陶化威死亡后,從其身上劫取現金人民幣300余元及“諾基亞”牌手機一部,后將尸體掩埋在沙窯內。三人將所搶車輛開至蘭州市城關區大沙坪橋西側施工便道時,因車內血跡太多,擔心賣不出去,便將該車扔棄。經法醫鑒定,被害人陶化威系被他人用刃寬2.5厘米的單面刺器多次刺擊頸項部、胸背部致左肺上葉、下葉破裂,最終因大失血死亡。一審法院以搶劫罪分別判處被告人劉宗全、朱宗玉、王興全死刑,緩期二年執行,有期徒刑十三年、十二年等刑罰,并對上述被告人判處了沒收個人全部財產和數額不同的罰金刑。一審宣判后,被告人劉宗全、朱宗玉不服,提出上訴。

【裁判依據】根據2001年5月23日最高人民法院《關于搶劫過程中故意殺人案件如何定罪問題的批復》,行為人為劫取財物而預謀故意殺人,或者在劫取財物過程中,為制服被害人反抗而故意殺人的,以搶劫罪定罪處罰。上訴人劉宗全、朱宗玉、原審被告人王興全以搶劫出租車為目的,于案發時騙租被害人陶化威轎車至第一作案現場后持刀將被害人捅倒后拉至第二現場繼而捅刺后掩埋,劫取財物數額巨大的行為構成搶劫罪。雖然三被告人各自對被害人實施捅刺的具體行為供述有異,尤其對捅刺被害人頸項部、胸背部等致命部位相互推諉,但三人均供稱三人都持刀實施了多次捅刺被害人致其死亡的行為,應當共同承擔搶劫致人死亡的法律后果。上訴人劉宗全是案件策劃、預謀、組織和實施者,從犯意的提出,搶劫作案的地點、目標和方式及對被害人實施暴力等方面均起著主要作用。上訴人朱宗玉伙同原審被告人王興全積極參與搶劫,配合上訴人劉宗全共同搶劫并殺害被害人,三人在本案中的地位、作用相當,不區分主、從犯,但相比較劉宗全的行為所起作用較小,量刑時與劉宗全區別對待。故上訴人劉宗全、朱宗玉及辯護人所提本案事實不清、劉宗全的行為并不更加積極主動、朱宗玉系從犯的上訴意見與查明的事實不符,均不能成立。

【裁判結果】二審法院經審理認為,劉宗全、朱宗玉與王興全為追求物質利益劫取財物,且為逃脫罪責掩蓋罪行將被害人殺害,主觀惡性深,犯罪手段極其殘忍,犯罪行為極其惡劣。上訴人的上訴理由均不能成立。原審判決認定事實清楚,證據確實、充分,定罪量刑及適用法律正確,審判程序合法。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刑事訴訟法》第二百二十五條第一款(一)項、第二百三十三條、第二百三十七條之規定,裁定駁回上訴,維持原判,并核準一審法院以搶劫罪判處劉宗全死刑,緩期二年執行,剝奪政治權利終身。

【典型意義】租車搶劫殺人案是嚴重危害人民群眾生命健康安全的特大暴力犯罪,對社會穩定和治安秩序破壞極大,社會關注度高,影響大,是司法機關歷年嚴厲打擊的重點。此類犯罪,對司機同志們有以下啟示:首先,不要當“黑出租”。一定要將自己的出租車納入交通、交警部門管理,最好能安裝GPS 衛星定位系統。出租車及司機一旦遇有不測,便于及時報警,警方出警。其次,且莫圖小利輕信他人,讓犯罪分子鉆了空子,成為他們劫財害命的犧牲品。第三,天黑以后,一般不能離開人多、燈多、群眾視線集中、犯罪分子無法作案的城區。第四,一旦遇到犯罪分子作案,首先要靈活機智地作斗爭,勸說犯罪分子停止犯罪為上策,其次要保護好自己,且莫無為反抗,丟了性命。本案的依法審判對打擊嚴重暴力犯罪、穩定我省社會治安秩序、保護人民群眾的人身安全具有重要意義,體現了審判機關在構建和諧社會中對公正和效率關系的準確把握,彰顯了法律的威嚴和公正。同時,省高院把“打防并舉,標本兼治”的工作方針與貫徹寬嚴相濟、服務和諧社會的司法理念有機統一起來,針對案件涉及的青少年犯罪、外來務工人員管理等問題,經省高院對轄區群眾進行法制宣傳和預防警示教育,有效發揮了法律的懲治和預防犯罪作用,取得了良好的法律效果和社會效果。

【序    號】4

【案件名稱】甘肅泰某制藥有限責任公司、張某訴被告宣某、王某、第三人甘肅康某藥業有限責任公司財產損害賠償糾紛案

【基本案情】宣某、張某是康某公司股東。宣某與張某離婚,使宣某退出康某公司。因股東變更過程中宣某和張某發生糾紛,導致產生多次行政復議和行政訴訟,直至2014年2月雙方仍在向國家工商行政管理總局申請行政復議。2013年7月5日,被告宣某帶領其20余人強行闖入康某公司辦公室,拿走該公司部分資料、物品。后以康某公司的名義向醫院等有關業務單位發文要求終止雙方業務關系。致使康某公司截止2014年1月14無法正常從事經營活動。原告某就被告某上述行為向公安局報案。公安局委托某會計事務有限責任公司,就康某公司2013年7月6日至2014年2月12日止的經濟損失進行鑒定,得出鑒定結論:截止2014年1月14日利潤損失211075.82元。隨后,蘭州市城關區人民法院作出刑事判決書,認定宣某的行為已構成破壞生產經營罪,判處有期徒刑一年六個月,緩刑二年。張某、泰某公司將宣某、張某訴至甘肅省高級人民法院請求賠償財產損失6116萬元,并請求人民法院委托評估機構對宣某、王某因民事侵權行為,造成康某公司2013年至今的經濟損失進行司法評估。

【裁判結果】甘肅省高級人民法院判決:一、由被告宣某賠償康某公司各項經濟損失211075.82元;二、駁回原告泰某公司、張某對被告王某的訴訟請求。三、駁回原告泰某公司、張某其他訴訟請求。張某不服,提出上訴。最高人民法院二審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典型意義】民刑交叉案件適用范圍問題,爭議素來已久。我國對此類案件的司法處理程序可分為“先刑后民”、“先民后刑”、“刑民分離”三種模式,或者說是協調刑民交叉案件的三種處理方法,三者平行列于同一位階,應視個案具體情況予以分別處理。本案是被告實施的同一行為(同一事實)同時侵犯了刑事和民事法律規范而引起的民刑交叉案件,通常稱為“競合型”民刑交叉案件。原告張某、泰某公司以“刑民分離”模式,提起本案民事訴訟,以被告破壞生產經營的行為給其造成6000多萬元損失為由請求經濟賠償。在民事案件的審理過程中了解到被告宣某破壞生產經營的行為已被公安機關立案偵查,本院遂將本案民事訴訟中止審理。宣某破壞生產經營的行為經法院刑事判決判處刑罰并生效后,民事訴訟恢復審理。省法院在審理本案時認為,根據已生效刑事判決查明的事實,被告宣某的行為給康正公司造成企業利潤損失經司法評估確定為211075.82元。刑事案件中法院確認康某公司損失數額的事實對民事案件具有預決效果,已生效刑事判決應成為本案認定宣某給康某公司造成經濟損失的依據。原告在本案中就經濟損失申請司法評估不予準許。綜上,省法院在本案“競合型”民刑交叉案件中適用“先刑后民”原則,依法作出民事判決,確保刑事判決和民事判決的一致性,維護了司法權威,對類似糾紛案件有指導作用。

【序    號】5

【案件名稱】蘭州西部商品交易中心有限公司、蘭州圣大商品交易有限公司與吳健華等個人期貨交易糾紛系列案

【案件類型】商事糾紛

【基本情況】蘭州西部商品交易中心有限公司(以下簡稱西部交易中心)成立于2013年6月14日,經營范圍為:對機構、企業、會員、合格自然人投資者的大宗商品現貨交易、批發、零售、配送、延期交收提供電子平臺及信息、咨詢、培訓等相關服務,并于同年10月獲得省商務廳的批準。2013年10月蘭州圣大商品交易有限公司(以下簡稱圣大公司)經協議成為西部交易中心的會員,并向西部交易中心繳納軟件服務費和會員年費。2015年6月至8月,吳健華等個人先后通過QQ群、微信群等介紹,以網上開戶方式,通過圣大公司提供的交易軟件進入西部交易中心官網,并在圣大公司交易平臺通過網銀入金后激活保證金賬戶,進行名稱為“飛天油”的原油現貨交易。因投入資金發生嚴重虧損,吳健華等人懷疑交易的有效性,訴至法院,請求判令西部交易中心、圣大公司連帶返還虧損金額。

【裁判依據】省法院審理認為,本案所涉的網上現貨交易中,客戶買賣的并非現貨,而是以“飛天油”等為名稱的標準化合約,這一點符合期貨交易特征;其次,圣大公司的交易規則實行保證金制度,客戶支付一定比例的保證金就可以進行交易,在風險率低于50%時,圣大公司有權對客戶合約進行強制平倉,這與期貨交易保證金的結算方式一致;再次,表面上客戶通過圣大公司進行一對一交易,但圣大公司同時與多個客戶開展交易,也就說圣大公司通過向客戶提供買賣交易價格,并按照其提供的價格接受客戶的買賣要求,構成了事實上的集中交易;第四,案涉交易的“飛天油”標準化合約,雖表面上看客戶可以提取或延期交收,但實際上客戶不需要進行真實的現貨交割或轉移現貨所有權,而是通過價格的漲跌就可獲得利益,也就是說該標準化合約可以采取期貨交易的模式,符合期貨交易的特征。依據我國法律行政法規的規定,期貨交易應當在依法合規的期貨交易場所進行,禁止在依法設立的期貨交易場所之外進行期貨交易。西部交易中心和圣大公司并未取得期貨交易的許可,也未取得原油銷售的特許資格,其提供交易平臺的行為,符合期貨交易中做市商的根本特征,其交易規則并不符合商務部《商品現貨市場交易管理辦法》的有關規定,實質是以現貨交易名義進行電子期貨交易。根據《最高人民法院關于審理期貨糾紛案件若干問題的規定》,案涉交易無效,西部交易中心、圣大公司應返還吳健華等客戶的保證金損失。

【裁判結果】一審法院判決:西部交易中心、圣大公司于判決生效之日起10日內返還吳健華86952.98元。二審法院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典型意義】隨著我國“互聯網+”概念在2013年的興起,各類數字金融衍生產品蓬勃發展,加之股票期貨、民間融資等投資市場低迷,大量民間資本被互聯網金融所吸收,其市場規模總量在2015年初就達到約12萬億。在此大背景下,一些經營者為牟取利益,規避政府監管,打政策和法規的“擦邊球”,打著現貨白銀、現貨原油等名號,以短期高回報、及時止損等噱頭引誘投資者加入。這些平臺的交易普遍具有T+0、高杠桿、強制平倉、買多賣空雙向交易等類似期貨交易的特征,以合法名目吸取公眾資金實則進行違規交易,使多數投資者蒙受損失。這些網絡交易形式合規但后臺封閉,即便投資者向公安機關報案也往往因其合法外套而不了了之,由此產生大量社會不安定因素。

查明交易性質,厘清法律邊界,懲罰違規經營,保障合法權益,維護市場經營秩序,凈化網絡交易環境,是當前人民法院商事審判工作貼近和服務“創新、協調、綠色、開放、共享”五大發展理念的重要任務之一。本案的審理,向社會傳遞如下信息:1、凡是現貨交易必須符合商務部《商品現貨市場交易管理辦法》的有關規定;2、以標準化合約為交易對象、實行集中交易,屬于電子期貨交易,如未取得期貨交易許可都是無效,即便獲益也要返還;3、對于那些宣傳給予高息高額回報的網絡金融產品,社會公眾特別是中青年群體要提高警惕意識,關注互聯網交易相關動態,不要貪圖一時利益而遭受巨大損失。

本案是全國首次由高級人民法院認定獲得政府核準的交易平臺從事違規期貨交易,并判令與會員單位連帶承擔賠償責任的判例,在期貨界受到高度評價,對未來全國類似案件起到示范效應。西部交易中心系蘭州新區招商引資的重要項目,其違規經營的問題,也由此得到了省商務廳、工信委、蘭州新區管委會等部門的高度重視,通過查處整頓責令其規范經營,維護和保障了地方金融安全和社會秩序安定。

【序    號】6

【案件名稱】上訴人王藝璇與被上訴人趙保生、趙小紅,原審被告天水市秦州區滾石新天地娛樂會所白金會所、姚紅梅、趙清梅、王樹桐侵權責任糾紛案

【案件類型】民事案件

【基本案情】2014年11月8日12時50分許,趙保生、趙小紅的女兒趙鳳鳳與王藝璇相約到天水市秦州區滾石新天地娛樂會所白金會所(以下簡稱滾石新天地會所)唱歌玩耍,并與丁濤、任亮、韓斌、任健湊錢到滾石新天地會所8800包廂唱歌。到包廂后,幾人點了兩瓶啤酒及小吃。期間,趙鳳鳳先后兩次叫上王藝璇到門口姚紅梅經營的“久延唐”商行購買白酒兩瓶(一瓶為一斤裝二鍋頭白酒,另一瓶為半斤裝品牌不詳白酒)。趙鳳鳳將白酒攜帶到包廂后,獨自一人將其快速大量飲用后致其酒醉,期間無人勸酒。后王藝璇通過手機QQ叫來趙清梅。18時許,因包廂時間已到,幾人商定先將酒醉的趙鳳鳳送到趙清梅的朋友夏雪婷家休息,王藝璇、趙清梅、丁濤及同在該會所其它包廂唱歌的同學王樹桐、黃克健將趙鳳鳳抬到夏雪婷家休息。送到后,黃克健與丁濤離開了夏雪婷家,王藝璇、趙清梅、王樹桐一直在夏雪婷家陪同照顧趙鳳鳳。次日早上7點左右,幾人發現趙鳳鳳呼吸微弱,便將趙鳳鳳送至天水市第一人民醫院急診室,但經搶救無效死亡。后經天水市秦州區公安司法鑒定中心尸體檢驗鑒定,趙鳳鳳血液中酒精含量為456mg/100ml,趙鳳鳳系酒精中毒死亡。趙鳳鳳、王藝璇、趙清梅、王樹桐均為秦州區玉泉中學九年級學生。后趙保生、趙小紅以滾石新天地會所、姚紅梅、王藝璇、趙清梅、王樹桐為被告提起訴訟,要求共同賠償醫療費444.76元、死亡賠償金379300元、喪葬費21721.5元、處理喪葬事宜的交通費2000元、誤工費3525元、其他費用5000元、精神撫慰金20000元,共計431991.26元的70%即302393.88元。

【裁判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侵權責任法》第六條第一款規定:行為人因過錯侵害他人民事權益,應當承擔侵權責任。

【裁判結果】一審判決:一、被告天水市秦州區滾石新天地娛樂會所白金會所于判決生效后10日內一次性賠償原告趙保生、趙小紅醫療費444.76元、死亡賠償金379300元、喪葬費21721.5元,共計401466.26元的20%即80293.25元及精神損害撫慰金6000元,合計賠償86293.25元;二、被告王藝璇于本判決生效后10日內一次性賠償原告趙保生、趙小紅醫療費444.76元、死亡賠償金379300元、喪葬費21721.5元,共計401466.26元的10%即40146.63元及精神損害撫慰金2000元,合計賠償42146.63元,由其法定代理人王小強承擔賠償責任;三、駁回原告要求被告姚紅梅、被告趙清梅及法定代理人趙文、被告王樹桐及法定代理人王學剛承擔賠償責任的訴訟請求;四、駁回原告的其他訴訟請求。

王藝璇不服原審判決,上訴認為其在本案中不存在過錯,也不應當承擔責任。請求二審法院撤銷原審判決第二項。二審法院審理后認為王藝璇的上訴理由不能成立,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典型意義】本案中,趙鳳鳳與王藝璇相約到滾石新天地會所唱歌,中途王藝璇兩次陪同趙鳳鳳購買白酒,目睹了趙鳳鳳大量快速飲酒的過程。王藝璇雖是未成年人,但當時已年滿15周歲,已具備一定的認知能力。在趙鳳鳳處于醉酒狀態,王藝璇自己的能力不足以應對時,其應當及時向成年人求助。王藝璇未選擇將情況及時告知趙鳳鳳家人或其他成年人,或及時送醫院救治。故對趙鳳鳳的死亡,王藝璇存在一定過錯,應承擔相應責任,原審法院判決王藝璇承擔10%的責任及賠償精神撫慰金2000元并無不當。

通過本案,給我們以下警示:首先,未成年人要增強安全意識,開展有益身心健康的活動,增強辨別是非的能力。其他未成年人在同伴出現危險,自己的能力不足以應對時,應當及時向成年人求助,必要時可以選擇報警。其次,父母或者其他監護人應當關注未成人心理狀況和行為習慣,引導未成年人進行有益身心健康的活動,預防和制止未成年人吸煙、酗酒等。再次,學校應當根據未成年學生身心發展的特點,對他們進行社會生活指導、心理健康輔導和安全知識教育。第四、營業性歌舞娛樂場所等不適宜未成年人活動的場所應當嚴格遵守法律法規規定,不得允許未成年人進入,經營者應當在顯著位置設置未成年人禁入標志。煙酒商行等煙酒經營者亦應當嚴格遵守法律法規規定,不向未成年人出售煙酒,在顯著位置設置不向未成年人出售煙酒的標志。對難以判明是否已成年的,應當要求其出示身份證件。最后,相關行政主管部門應當設立舉報方式,暢通舉報渠道,加強監督檢查,如經營者有違反法律法規的行為,應責令改正,依法給予相應的行政處罰。

【序    號】7

【案件名稱】段永琴、鄭春貴、任月娥、鄭廷俊與朱含章、朱琪、朱小卡、朱慶、張禮仁、鄭存柱生命權糾紛案

【案件類型】民事案件

【基本情況】受害人鄭怡系原告鄭春貴、任月娥之子,原告段永琴之夫,原告鄭廷俊之父,被告朱含章妻子鄭亞玲的叔父;被告朱含章系被告張禮仁的連襟,被告鄭存柱的姐夫,與被告朱小卡、朱琪、朱慶系同族。死者鄭怡生前系泥瓦工。2016年4月,被告朱含章雇用死者鄭怡為其主持修建房屋。2016年5月9日被告朱含章所修房屋封頂后,為表謝意,被告朱含章提酒做菜款待幫工的親朋。吃喝過程中被告朱小卡有事先行離場,被告鄭存柱一直陪坐未飲酒,被告張禮仁、朱慶少量飲酒后離開回家,被告朱琪在飲酒結束后回家,期間死者鄭怡一直在喝酒。晚上21時許死者鄭怡騎摩托車歸家途中發生單方交通事故死亡。經公安交通部門鑒定,死者鄭怡屬醉酒駕駛發生單方交通事故,致顱腦損傷死亡。另查明死者鄭怡系農村居民。2016年7月12日,四原告向本院提起訴訟。

【裁判依據】《中華人民共和國侵權責任法》第十六條、第二十六條

【裁判結果】一、死者鄭怡死亡賠償金138720元、喪葬費27226.50元、被撫養人鄭春貴生活費22773元、任月娥生活費25043元,共計213762.50元,由被告朱含章賠償30000元,被告朱琪、朱慶、張禮仁各賠償700元。上述給付義務于判決發生法律效力后立即履行。二、被告朱小卡、鄭存柱不承擔賠償責任。

【典型意義】勸酒并不違法,但在明知對方酒后駕車而勸酒導致發生車禍等損害的,則承擔相應的法律責任。

本案中,受害人鄭怡作為完全民事行為能力人對其死亡應承擔主要責任。受害人與各被告之間基于聚餐飲酒這一共同行為形成了特定的關系,并基于此種特定關系產生了合理信賴,即各方都相信互相間會履行照顧、保護的合理注意義務。被告朱含章、朱琪、朱慶、張禮在共同飲酒后未對鄭怡進行有效勸阻,導致發生交通事故,應承擔補償責任。而被告朱小卡、鄭存柱未共同飲酒,所以不承擔賠償責任。承辦人依據法律,在查明事實的基礎上,合理劃分了各方當事人的法律責任,并作出判決,宣判后,當事人也自動履行了給付義務,服判息訴,收到了良好的社會效果。

【序    號】8

【案件名稱】甘肅天方食品有限責任公司訴蘭州市七里河區工商行政管理局工商行政處罰案

【案件類型】行 政

【基本情況】甘肅天方食品有限責任公司(以下簡稱天方公司)與蘭州雪頓生物乳業有限公司(以下簡稱雪頓公司)均系乳制品生產企業。2014年12月29日,雪頓公司向蘭州市七里河區工商行政管理局(以下簡稱七里河區工商局)投訴,認為天方公司乳制品外包裝上使用的圖形標志與雪頓公司的圖形注冊商標相近似,要求處理。七里河區工商局經調查取證后認為,天方公司在其“藏家奶茶”產品外包裝裝潢上的“經幡”彩條圖形與雪頓公司使用在“雪頓純牛奶”產品外包裝上的圖形注冊商標相近似,屬于在同種商品上使用了與他人注冊商標相近似的商標標志,其行為違反商標法的規定,侵犯了注冊商標專用權。七里河區工商局對天方公司作出責令停止侵權行為,并處罰款349 280元的行政處罰決定。原告天方公司不服處罰決定,以七里河區工商局為被告提起行政訴訟。

【裁判依據】蘭州鐵路運輸法院經審理認為,根據商標法的規定,構成商標侵權,應當同時具備兩個條件,一是商標的近似性,二是導致混淆和誤導公眾。七里河區工商局認定天方公司使用彩條標志與雪頓公司注冊商標相近似,并誤導公眾,構成侵犯他人注冊商標專用權,提供了外包裝圖形與注冊商標存在近似性的證據,但對于是否會造成產品混淆或誤導公眾的事實方面,沒有足夠的證據予以證明。該行政處罰決定認定事實不清,證據不足。

【裁判結果】蘭州鐵路運輸法院判決撤銷被訴行政處罰決定。七里河區工商局不服一審判決,向蘭州鐵路運輸中級法院提起上訴,二審判決駁回上訴,維持原判。

【典型意義】本案是因涉嫌商標侵權被工商行政管理機關給予行政處罰的典型案例,也是蘭州鐵路運輸法院作為跨行政區劃集中管轄行政案件試點法院審理并當庭宣判的第一起行政案件。商標,俗稱牌子,凝聚著經營者的商譽,隨著市場經濟的深入發展,已成為消費者認牌購物的消費指南和經營者名牌戰略的營銷手段。工商行政管理機關依法、及時、準確地對侵犯商標權的違法行為進行查處,才能起到保護消費者合法權益,維護市場秩序和凈化商業環境的作用。但是,行政執法不但需要執法者的積極作為,還需要執法者廓清法律之要義,才能真正做到依法行政。根據《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標法》第五十七條第(二)項規定,未經商標注冊人的許可,在同一種商品上使用與其注冊商標近似的商標,或者在類似商品上使用與其注冊商標相同或者近似的商標,容易導致混淆的行為,屬于侵犯注冊商標專用權的行為。《中華人民共和國商標法實施條例》第七十六條規定:“在同一種商品或者類似商品上將與他人注冊商標相同或者近似的標志作為商品名稱或者商品裝潢使用,誤導公眾的,屬于商標法第五十七條第(二)項規定的侵犯注冊商標專用權的行為。”依照上述規定,未經商標注冊人的許可,使用與注冊商標相同或者近似商標的兩種侵權行為的構成要件并不相同:在同一商品上使用與他人注冊商標相同的標志,有使用行為便可構成侵權;但在同一種商品上使用與他人注冊商標近似的商標,或者在類似商品上使用與注冊商標相同或近似的商標,不僅要有使用行為,還須達到致使消費者容易混淆的程度,方能認定為構成侵犯注冊商標專用權的行為。本案中,涉嫌侵權的圖案與注冊商標近似,但工商行政管理機關在一、二審庭審中均未能提供使用注冊商標近似圖案的行為會導致混淆和誤導公眾的證據。因此,一審法院以被訴行政處罰決定認定事實的主要證據不足為由,判決撤銷該行政處罰決定是正確的。

【序    號】9

【案件名稱】申請執行人永登縣農村信用合作聯社中川信用社與被執行人蔡紅然、鐘杰、龍興國、胡勇、黃浩、王文佳、鐘浩、劉明權、楊明、楊秀容、袁為化、楊建瓊、王冬梅、吳麗梅、徐志娟等人金融借款合同糾紛15個系列執行案件

【案件類型】執行

【基本案情】申請執行人永登縣農村信用合作聯社中川信用社與被執行人蔡紅然、鐘杰、龍興國、胡勇、黃浩、王文佳、鐘浩、劉明權、楊明、楊秀容、袁為化、楊建瓊、王冬梅、吳麗梅、徐志娟等人15個系列執行案件,執行標的共計3億元,被執行人均為個人,抵押財產因涉刑事案件及其他執行案件,被深圳市公安局、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查封凍結,實際借款人即抵押財產實際控制人涉嫌集資詐騙犯罪,該刑事案件正在審理中,涉及1005名受害人,涉及案款數億元。

【執行依據】(2014)甘民二初字第31-45號民事判決書

【執行情況】本案執行伊始,執行人員赴深圳執行借款抵押財產,經調查,該抵押財產因另案被深圳市公安局、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查封凍結,實際借款人即抵押財產實際控制人涉嫌集資詐騙犯罪,該刑事案件正在審理中,涉及1005名受害人,甘肅省高級人民法院的查封為第三輪候查封,按照相關法律規定,應該等待刑事案件的最終結果,并等待首先查封法院處置資產后優先受償。因涉及刑事案件審理,深圳中院及羅湖區法院在查封涉案財產后一直未采取執行措施。由于涉及刑事賠償問題及如果首先查封法院不處置查封資產,申請執行人的權益將得不到保護,損失也會繼續擴大,且案件被執行人分散在廣州、東莞、深圳、四川等地打工,不易查找,執行陷入困境。

在經甘肅高院執行人員細致工作,仍未查找出被執行人其他可供執行財產的情況下,執行人員隨即轉變思路,重新調整執行方案,確定以最大限度保護債權人權益為目的,尊重財產現狀和各法院案件的實際情況,積極協調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提出由本院處置抵押資產,等待刑事案件最終結果的執行方案。經甘肅省高級人民法院執行人員與深圳市中級人民法院多次協商后,就案件執行及執行案款分配達成一致意見:深圳中院同意將查封資產交由甘肅高院處置,并依據抵押財產的實際取得情況,確定了刑事退賠數額。

經甘肅省高級人民法院依法委托評估、拍賣機構對位于深圳市羅湖區深南中路與和平路交匯處鴻隆世紀廣場31套抵押房地產進行了評估,拍賣,并在流拍后協調申請執行人支付深圳中院(2014)深中法刑二初字第273號刑事判決確定的刑事案款及相關費用后,以物抵債執結了該系列案件,最大限度保護了債權人的合法權益。

【典型意義】甘肅省高級人民法院在案件被執行人眾多,不易查找,抵押財產實際控制人涉嫌刑事犯罪被捕,抵押財產涉刑事追贓及另案查封的情況下,不等不靠,積極協調相關法院,依法確定追贓比例,爭取執行主動,最終將涉案抵押物依法處置,使陷入執行困境的系列案件得以圓滿執行,最大限度保護申請執行人的合法權益。

【序    號】10

【案件名稱】蘭州銀行與蘭州金盛新型管道設備有限公司、蘭州金盛房地產有限公司借款合同糾紛執行案

【案件類型】執行

【基本案情】因被執行人蘭州金盛新型管道設備有限公司、蘭州金盛房地產有限公司未按照經蘭州市公證處(2004)蘭公內字第339號公證書公證的借款合同償還申請執行人蘭州銀行貸款,2005年7月13日,申請執行人蘭州銀行向甘肅省高級人民法院申請強制執行。同年7月25日,甘肅省高級人民法院依法凍結、查封了金盛房地產公司所開發的位于安寧區劉家堡514號、面積為6555.87㎡的39套住房,并委托房地產評估機構對上述房產進行了評估,2006年11月26日、2006年12月20日、2007年2月2日甘肅省高級人民法院委托拍賣公司對查封的39套住房依法進行了拍賣,但三次拍賣均流拍。

2015年10月9日,甘肅省高級人民法院將該案指定甘肅省林區中級法院執行。

【執行情況】本案執行伊始,經過執行人員的詳細排摸調查,發現申請執行人與被執行人之間存在矛盾較深、誤解較多,對抗情緒嚴重,經十多次的溝通協調,始終無果,案件一度陷入困境,無路可走,只有通過第四次拍賣實現申請執行人債權,然而,要實現第四次拍賣,卻有著法律上的障礙,根據拍賣的相關法律及司法解釋規定,經過三次拍賣后,應當以物抵債,抵債不成要對查封標的進行解封,被執行人緊緊抓住這一點不放,對一度同意第四次拍賣的承諾反悔,強烈要求法院解除查封,案件進入停擺狀態。

基于以上情況,林區中級法院進行專題研究,重新調整執行方案,確定從被執行人的歷史背景入手,本著化解矛盾,解決問題的執行理念,深入細致做被執行人的思想工作,并為其排憂解難,然而,事情的發展總是出乎人的預料,申請執行人堅決不和被執行人達成執行和解協議,為此,執行人員經過認真討論研究,決定創造性地引入案外人買賣債權的方式進行調解,于2016年5月24日終于達成了一個具有買賣債權性質的和解協議,三方約定4個月之內履行完畢。

為了更好地實現債權人的債權,林區中院執行干警每周都要到被執行人所在地進行督促,協調處理履行有關事項,當得知被執行人需要處理房產才能履行完畢所剩700萬元債務后,該院又多次通過和房地產管理部門聯系,協調預先辦理房產證照以解決債務履行問題,同時,又解決買賣雙方關系,打消買方疑慮,從而促成了所剩債權的全部準時實現,使長達12年之久的執行案件終于得以執結。

【典型意義】用兩到三年時間基本解決執行難問題,破除實現公平正義的最后一道藩籬。這是最高人民法院向全社會作出的莊嚴承諾。解決執行難問題是一項復雜的系統工程,要堅持黨委領導、人大監督、政府支持、政法委協調、人民法院主辦、社會各界配合的執行工作格局,法院要遵守現有的執行制度規范、用足用好各項法律措施,依法文明規范高效執行;要充分發揮主觀能動性,創新執行方式方法,實現法律效果和社會效果的最大化。本案執行法院創造性地引入案外人買賣債權,實現了申請執行人、被執行人及案外人三方達成執行和解協議;同時,協調房管部門,預先辦理房產到被執行人名下,這既盤活了被執行人的企業,又實現了申請執行人的債權,取得了良好的法律效果和社會效果。


十一选五开奖结果江苏
内蒙古快3下载 亚冠杯积分榜 100元配资 股票查询 陕西11选5技巧 稳赚 甘肃快3跨度走势图 全民福州麻将群 内蒙古11选5开奖5号的 杭州恒达资讯股票配资 疯狂飞艇软件 福建十一选五一定牛走势图 一分快三都有哪些网站 stockq国际股票指数 2010年股票融资额 北京快3开奖号码 今晚的3d开奖结果